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理指南 > 心理保健 > 正文
你值得真正的快乐
2019年11月01日 心理保健 ⁄ 共 2301字 评论关闭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 关在永远 锁上的躯壳。

——五月天的《你是不是真正的快乐》

 

抑郁症是一种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的常见的精神障碍。世界卫生组织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全球估计约有3.5亿名患者。抑郁障碍同时也是与自杀关系最为密切的精神疾患之一,约60%的自杀者可诊断为抑郁障碍,每年因抑郁导致的自杀死亡人数更是高达100万。此外,抑郁症还显著增加了共病其他躯体疾病患者的死亡风险。例如,抑郁症可以导致癌症患者的生存率降低20%,使心血管疾病患者的长期死亡率增加80%以上,伴发抑郁的脑卒中患者的死亡风险更是普通脑卒中患者的近三倍。就我国而言,最新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目前抑郁障碍的终生患病率约为6.8%,12月患病率约为3.6%。就疾病负担而言,抑郁症更是排在了所有疾病的第四位,严重影响患者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心境低落是抑郁障碍的核心症状。抑郁障碍患者常有情绪低落、思维迟缓、意志活动减退的典型症状表现。患者常会有闷闷不乐、无望无助、度日如年等强烈的负性内心体验。但是也有“例外”。有许多患者往往会因为 “工作”、“面子”、“形象”亦或是“责任”,来强行压抑自己内心的痛苦,他们留给我的印象常常是生活中面带微笑,工作中表现出色。但遗憾的是,患者内心往往是悲观绝望、痛不欲生的感觉。每一次的强颜欢笑、每一次的坚持工作、每一次的承担责任,只会让内心的忧郁和痛苦越积越深,特别是当内心深处的痛苦和绝望积蓄到顶点的时候,往往会产生极为不良的结局。因而,这类患者的自杀风险往往是极高的。这就是典型的“微笑性抑郁”的表现。但是这种微笑往往又是可怕的,会让周围的人对他产生一种和蔼可亲,事业有成,家庭和睦的错觉,此类患者的自杀危险性往往也是极高的。

微信图片_20191101082711

  • 作为患者我们要如何摆脱这种窘境?

首先我们要相信一点:抑郁障碍是可以治愈的!只要勇敢去面对,总会解决的。因此,积极参与治疗,大声向医生求助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针对微笑性抑郁障碍患者而言,“微笑”不仅不能改变我们内心的“无助”体验,每次微笑都会增加我们的负担,过多的微笑更是会耗竭我们的健康。只有通过规范和积极的治疗,才能真正的“一劳永逸”。目前常有药物治疗、认知行为治疗、婚姻家庭治疗、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等多种不同治疗手段,均能够有效地改善抑郁症状,治愈抑郁障碍。当然,选择何种治疗方式还是需要就诊后由医生根据实际病情最终确定。

在生活中,尽可能保持良好的生活作息规律,接纳和允许“负面情绪的存在”,多做一些能够帮助自己放松的事情,例如舒缓的音乐、幽默的音视频、瑜伽、慢跑、散步等。另外,建立良好的社会支持系统也十分重要,要相信我们的身边人,相信我们的至亲。家人、亲朋和挚友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心理社会支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是帮助我们摆脱抑郁伪装的最强有力的支撑之一。

  • 作为家人我们能帮患者做些什么?

尽管目前通过系统的药物、心理和物理治疗可以有效治疗抑郁障碍,但是仍有超过一半的患者由于种种原因得不到有效地治疗,仅靠患者自己的努力是很难彻底战胜抑郁的。作为家人,作为爱人,我们在心理和社会支持方面还能为患者做的更多,为患者创造一个更加良好的康复环境

我们也需要和患者一样转变自己的观念,通过实际行动让患者感受到我们想帮助他是很重要的,做到多倾听,少评判。不要去强迫患者“振作”,不要认为患者只是“简单的心情不好”,更不要轻易埋怨批评患者。多一分陪伴,多一分爱心,多一分耐心,多一份理解,多一分支持,多一分倾听。与患者多多交流,鼓励患者敞开心扉,提高患者的自信,是帮助患者大胆的脱下微笑面具的重要动力。

在治疗方面,积极鼓励患者坚持治疗,积极参与到患者的治疗实践中,而不是仅仅督促患者进行治疗。

在日常生活中,就可以协助患者安排规律的生活起居,鼓励患者多参与社会活动。当然,也不能轻易相信患者“我绝不会做傻事”的保证,特别是对于有过自杀自伤的患者,要管理好家中的锐器、药品和门窗等风险因素。另外,我们也要学习一些自我放松的小技巧,在学会照顾患者的同时,也照顾好我们自己

微信图片_20191101082716

抑郁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良的认知和应对方式。每一个人都值得拥有真正的快乐,当你发现自己出现抑郁症状的时候,不如积极面对和求助;当你发现自己的亲朋好友可能患有抑郁症时,更应积极的去理解他们支持他们,让温暖的阳光照亮抑郁的世界。

 

主要参考文献

1. 李凌江,陆林. 精神病学,第3版[M]. 人民卫生出版社,2015

2. Huang Y, Wang Y, Wang H, et al.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J]. The Lancet Psychiatry, 2019, 6(3): 211-224.

3. 杨德森,刘协和、许又新. 湘雅精神医学. 科学出版社,2015.

4. 曾新颖,齐金蕾,殷鹏,等. 1990~2016年中国及省级行政区疾病负担报告[J]. 中国循环杂志, 2018, 33(12):7-18.

5. 何燕玲. 谈心解惑——精神健康[M]. 上海科学技术版社,2017.

 

作者: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朱有为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