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支持我们 > 正文
【战疫热线感悟】心理热线接听有感
2020年06月17日 支持我们 ⁄ 共 1642字 评论关闭

“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在!”,“嗯,我居然打通了!”当我接起电话听到这样的话语,我总是感到非常的骄傲,因为我们的热线是一条真正的24小时热线,而我们所接到来电来自五湖四海。

参加嘉定区心理援助热线、上海市战疫心理援助专线的志愿接听服务工作中,我接过早班、晚班和夜班,班次不同、时间不同,我们遇到的热线种类和问询内容也不尽相同:早班中,我会遇到害怕上班的年轻人;晚班中,我会遇到气急败坏的母亲忧愁的诉说着孩子的叛逆和不怎么样的学习成绩;在夜班中,我的来电者可能正抑郁着,可能正愤怒着,也可能正困惑或懊恼着。也许在众人看来夜班是最辛苦的,但我却对它情有独钟,因为夜间来电者所遭遇的事情或他们所处的心境给他们带来的情感冲击会比其他时间段的来电者更为强烈,以至于他们无法安睡。此时,一个宣泄的出口,一个温暖的声音,一句最简单的鼓励都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安慰。而我又何其幸运,仅仅因为守着这个时间而成为他们最信任的伙伴。

作为心理咨询师,每次在电话铃声响起之前,我都会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放空”的状态,以保证自己能全身心地去感受来电者,不加评判地倾听他们的诉说,在电话结束之后,我一定会因为这个电话而产生一定的情绪。不过我不愿意用喜怒哀乐去概括,夜班电话留给我的往往是一丝淡淡的忧伤、无奈与深深的怜悯,所以我更喜欢用酸甜苦辣—最直观的感官刺激来记忆这些来电。

酸—可以是心酸,也可以是与来电者斗智斗勇后脑力与体力上的酸爽。我们一部分的来电者有心理问题,且不自知,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生活圈子非常狭小,他们生活得非常难受、心里不痛快,需要渲泄,需要别人的理解。他们想要改变现状,想要拥抱快乐的日子,但他们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他们很敏感,我既要贴着他们共情,又要与他们对质,当他们崩溃的时候,我的心情会变得复杂,我相信渲泄能帮助他们心理上得到片刻的宁静,但我更希望渲泄能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能鼓起勇气寻求帮助。

甜—我喜欢一些关注具体事件的来电,有可能是关于职业的,有可能是关于情感的,也有可能是白天做了一件让自己担心不已、懊恼万份的事;我只要与他们进行一些简单的趋避分析,他们就能带着好心情拥抱睡眠,而我的内心也会因此而变得无比的甜蜜

苦—有些来电者,他们的经历,或他们目前正在遭受的境遇真的很悲惨。如果把我放在他们的位置,我不认为自己会比他们更坚强,做得更好。而当前坐在电话这头的我也无法为电话那头的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安静的倾听他们的诉说,用鼓励的话语,尽可能地让他们在冰冷中感受到最大的温暖。当他们在电话结束时说,“我知道你帮不了我什么,但我只想找个人说说话,你的工作真的很有意义”,那时,我的心真的是五味杂陈,感概万千。

辣—有时我还会遇上泼辣的来电者;或来电者的求助事宜能把我雷个外焦里嫩,但这也不失为我们电话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经手的电话越多,我觉得我的心变得越柔软,看这个世界的目光也会变得越发的柔和。也许我们的来电者在常人看来都不怎么招人喜爱,但与他们交往的越多,你就会慢慢发现,他们其实是一群非常纯粹的人,也许有时候他们所受的教育,他们给自己所设的道德标准使他们不那么容易被社会所接受,但是他们仍然会在痛苦与失望中,坚守着自己的那份“正确”,而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隔着黑夜与电话线,他们非常真实与善良,他们总是在愧疚,觉得自己未能给家人带去更多的幸福与快乐。当他们拨通电话时,他们希望得到的仅仅只是一个倾听者,能够不去肆意妄为地、高高在上地评判他们,而我愿意成为那个人!

作者简介:方昉,上海二级心理咨询师,早期从事人力资源咨询、职业生涯规划,及其他商业咨询。现服务于嘉定区心翼家庭社工师事务所、嘉定区心理援助热线。专注用短焦、正念及认知调整解决职业生涯规划、亲子关系及情感问题。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