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未分类 > 正文
或许抑郁症给我上了一课
2021年06月30日 未分类 ⁄ 共 2589字 评论关闭

 “心理咨询”这个词在日常生活的语境下似乎不是个褒义词。于我而言,让我感受深刻的是“代价”,此外还有一个与这个词相关且直击心灵的问题,即“我从这个经历中学到了什么?”

 “我从抑郁症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这是我需要去梳理的东西。咨询师说,我可以把它当作一种切身的体验去琢磨它,并且这样的体验可能与知识相比起来,更是一种宝贵的经历。

bdf7d6dcf7844ee2ad47e019b44cb964
       这是一种很积极的视角,并且现在的我愿意去体会和利用这个视角。过去我是排斥的,我否认我得了这个病,即使是在第二次发作的时候。但是在这第三次发作之际,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去承认并且从中学习一些东西。我学过很多课程所教授的、有评价体系的东西,虽然很多现在已经不在我脑子里了。这次我想真切的从我自己的经历和视角出发,挖掘一些属于我的“生命课程”。我不知道它是否宝贵,是否“值得”,因为它不像任何一个标准化学习和考试一样有老师、课堂和答案,可能给不了我这方面的安全感。但我又隐隐约约地觉得这样的探索很重要,它真的是属于我的财富也说不定。

回到“代价”这个词,我为抑郁症付出所付出的代价,是连续几个月的消沉和自我攻击并且多年反复;是没力气参加很多事情;是远不如预想中精彩的本科生活;是面对家人和自己时的愧疚,面对朋友时的自卑和躲避。当我这个月第一次进行心理咨询的时候,我一直跟咨询师陈述我纠结的点:我真的希望这些都没有发生,或者我一开始就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且解决,这样就没有后来的这些弯路了,当我这次复发的时候,我也下意识地希望它没有发作。但是这些真的能躲开吗?现在我知道,这些代价的发生都是必然的。因为我的思维模式和认知是在天性、经历、自我处理方式的共同作用下日积月累形成的,它不是空穴来风,不是我读了本科之后突然发生了所以生病。上述我不想要的事情,只是承载“代价”的形式,就算躲得了这次,也会以别的形式给我以痛击,直到我醒悟——我真的要在思维上做出改变了。幸运的是,这次我好像醒了。

4xzm-fymfcih4505405

       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很排斥心理咨询。一方面是因为第一次找的咨询师不太专业,几乎给了抑郁的我第二次打击。另一方面是,我总是觉得,心理咨询又解决不了我遇到的现实的事情,比如某次考试或者改变过去某个选择,又不能让我讨厌的人或事物离开我。但是我现在知道,那本来就不是心理咨询的目的。这其中有一个很荒谬的现象,一个事事怪罪于自己、觉得是自己的问题的患者,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才是自己的问题。好像该往自己身上找原因的方面我没有去找,不该揽责的部分我却很勤快。
 
       改变看不见摸不着的非理性信念,它其实意义巨大,并且它比解决外部现实问题更具有可持续的价值。这使我联想到这次咨询师提到的:解构和重构。在我讲述一些经历的时候,老师会问我:小何你怎么看?或者当我讲到伤心处而痛哭时,老师会提供一个故事或者经历,并且问我:小何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这真的是太重要的一个问题了。这或许就是解构,我需要去分析我的想法,我这么想的感受是什么,我怎么会这样想,我在什么情况下容易这样想,这是不是我的“模式”等等诸如此类的审视与刨析。

1616575693(1)

当我分析了“我怎么看”之后,其实我自然而然就会在行为中体现出来。“看法”“选择和行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选择和行动,有时候甚至是决定性的。然后我可能会在成千上万的行为中慢慢地体悟出一个更适合我的,新的模式——或许这就是重构。对人的一生来说,重构哪怕一个价值观,就足以改变好多事情。

我很高兴我感受到它了。虽然这次的治疗刚刚开始,但是我似乎已经踏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说起“高兴”,最近虽然陷入复发的困境,我也由衷地觉得很多时候我真的是太幸运的一个人。比如这次实习遇到的带教老师启发我认识到这个问题,在我毕业前还有时间每周和咨询师一起讨论这些困惑和误区;比如我的家人和朋友一直告诉我慢慢来、慢慢治疗、一定会好起来。不是所有患者都这么幸运,我的前两次发作也不如这次这么幸运。

说到这里,我似乎不执著于“为什么我第一次抑郁的时候没有认识并且解决它”这个问题了。首先我当时的认知水平不足以让我真正的认识它。其次这个病的复发率本来就很高,我凭什么自大地觉得我吃药就会解决?改变认知需要挺多努力的。最后,如果我执着于此,就是对现状的不尊重。然而,今天我的“抑郁但幸运”,它太值得尊重了。

老师在提供咨询的时候,一直把我当作“圈内人”。这使我觉得,我好像作为一个预备役咨询师在接受督导,这是双重的体验。所以我更加要认真地对待它,也决定以这样的方式记录下来,当然,我会以一种舒服且认真的态度,不会逼自己太紧(哈哈)。平时很讨厌写作,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就自然而然地写了下来,或许是因为真的产生了足够的思考。

1460596352120329

咨询师告诉我,去琢磨和仔细体会抑郁,当我以后有幸给别人做个案,会有很深刻的体会,会提供给别人不一样的咨询。上次他也问过我,“既然抑郁这么痛苦,支撑我到现在的是什么东西?”我当时语塞了,沉默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就以不配活着的心态活了下来。现在我或许可以学着,把“给别人提供深刻的个案咨询”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之一,去支撑自己琢磨这段异常孤独的时光。我的本性中有很多“利他”的成分,我曾经把它解读为“讨好”,一度是我自我厌恶和攻击的点,现在我想科学地利用它。说到这里,不知怎么感受到了,与我人性之“恶”共存的,好像还有一丝光辉(哈哈)。

我说不准就算这次好了,以后哪天受到刺激又会复发,不过我已经不在乎了,毕竟我这次治疗的目的并不是“永不复发”,而是从体验中学习。就算以后还有第四次发作,那又是一次提高认知的学习机会。好像现在我有力气去产生这种“盲目”的乐观了。

作者:小何)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