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理指南 > 心理保健 > 正文
改变观念:走出强迫的泥潭
2014年07月10日 心理保健 ⁄ 共 3062字 评论关闭

强迫障碍是以反复出现强迫观念和强迫动作为基本特征的一类焦虑障碍。强迫观念是以刻板形式反复进入病人头脑里的想法、表象和意象。强迫动作是病人不能控制地重复做一些不必要的动作和行为。病人明知这些想法或念头以及动作是不必要或多余的,很想摆脱,但又无能为力,因而感到十分苦恼。

小敏是一名强迫障碍病人,她总是害怕自己会被污染,在她看来,这个世界充满了污秽和细菌。就拿他们单位来说,单位对面有娱乐场所,娱乐场所里面不干净,有艾滋病毒,有单位的男同事去过那地方,他们身上将会有病毒,他们坐了办公室的凳子,如果自己坐了或触摸过他们坐过的凳子后,也会被感染上病毒。因此,每天上班时小敏都提心吊胆,下班回家后总是洗好几遍澡,否则就会感到浑身不舒服,坐立不安。

你是否觉得小敏的这种思维“推理”不可思议?其实,这是很多强迫障碍病人(如小敏这样的强迫洗涤病人)常见的思维推理过程。强迫障碍病人还经常把这种联系和推理应用到生活的其他领域,因此,他们的生活常常陷入困境。在这种情况下,向精神科或心理科的专业人士求助是最明智的选择。目前,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在治疗强迫障碍方面有了很大进展。其中,认知行为治疗强迫障碍的效果与药物治疗效果相当,甚至在有的病人身上认知行为治疗比药物治疗效果还好。通过帮助强迫障碍病人改变思维习惯,有助于其走出强迫的泥潭。

对闯入性思维的错误评价,是强迫障碍的核心

很多强迫障碍病人在患病初期,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即当他处于某种情境时大脑中突然涌现的想法、想象、冲动意向等主要与污染、肮脏、性、暴力、错误、背叛、宗教等有关。在心理学上,把这种不能控制的闯入脑海中的思维叫作闯入性思维。正常与病态的闯入性思维的区别是闯入性思维的频率及持续的时间,而不是其内容。相比较正常人而言,强迫障碍病人往往将闯入性思维的出现及其内容解释为是一个要对自己或他人造成伤害,是要负责任的征兆。正是这种错误评价使强迫思维成为一种痛苦体验,成为一种要采取行动的指令,接着就出现了强迫动作、中和策略、回避等,对病人来说,可以暂时减轻负责任的感觉、焦虑,这样通过反复进行强迫性动作,降低焦虑,使强迫思维得以长期维持。

李霞是一位年轻的妈妈,同时也是外企的高管,具有双博士学位。她平素对自己要求严格,做事认真负责,对丈夫依赖较强,夫妻感情很好,她希望做一位好妻子。李霞有一男孩,5岁。李霞来就诊时情绪紧张不安,整日担心自己会做出傻事来。经过了解得知,她脑海里经常出现“要掐死孩子”的想法。她认为自己有高学历,工作家庭也不错,自己应该是个好母亲、好妻子,享受天伦之乐,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想法。所以,她就努力监控自己的大脑不要出现这样类似的不好的想法。但事与愿违,李霞越是控制大脑里的这些想法,反而越出现这些想法。当出现这一想法时,她就会紧张不安,觉得自己不是好母亲,为此,她不敢单独照看孩子。

是什么原因让李霞变成这样的呢?记得在孩子出生后不久,李霞又要照看孩子,又要忙于公司的工作,同时还得应付丈夫提出的要求,她倍感力不从心。李霞也并不记得是哪一天,孩子哭闹不止,费了很大的劲也哄不好,李霞脑里出现了“掐死你算啦”的想法,这个想法一闪而过。李霞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她问自己: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有这样的想法,就不是母亲,更不可能是好母亲,以后不能再出现这样的想法啦。所以,她开始要求自己更尽心地照看孩子,不能出现一点儿闪失。但事实上,当她尽心时,仍然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出现,而且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来就诊前只要一见到孩子,就会出现这样的想法。为此,李霞感到紧张不安。从她的情况发展来看,在偶尔的情形下头脑里出现“掐死他”的想法,就是一种闯入性思维。当一个自我要求严格、自我设置道德标准很高的人,不允许头脑内出现这样的想法。她认为出现这样的想法就不是好母亲,出现这样的想法就会真的发生这样的行为。尽管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但这与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一样的,自己也要为此负责,受到良心的谴责。她过分夸大了这一想法的危险性,这一行为发生的可能性,夸大了这一想法的后果,认为自己不是好母亲。所以,她强迫自己监控自己脑内的想法,反而使这样的想法出现的次数增加,焦虑紧张的情绪进一步增强了这种想法出现的频率,形成恶性循环,导致目前的疾病的发生和维持。

识别与纠正对闯入性想法的错误评价是治疗强迫障碍的核心内容

在认知行为治疗中,针对强迫性观念的治疗,主要是将闯入性想法正常化,识别和矫正对闯入性想法的错误评价。

将闯入性思维正常化

90%的正常人曾有过令人不快甚至是沮丧的闯入性思维,这些思维可能在特定情景下被诱导出来。在临床中,治疗师会首先列出正常人可能会有的闯入性思维的清单,让强迫障碍病人阅读治疗师帮助病人比较自己的闯入性思维与正常人的闯入性思维清单看有何不同;其次,治疗师还会让病人意识到,正常与强迫性闯入性思维的不同之处在于当事人对这些思维的态度以及这些思维对个人的重要性、出现的时间、不适的程度及个人试图努力控制和消除的程度。有约2%的人对奇怪的闯入性思维产生苦恼,故治疗的目标不是消除闯入性思维而是改变他自己对这些想法的反应。通过治疗,病人会渐渐明白,闯入性思维是不随意的但对闯入性思维的解释和消除它的意愿是随意的。治疗改变的环节在于改变对强迫性想法的评价和控制的意愿正确认识闯入性思维放弃力图消除它的努力。

运用提问,识别与矫正对强迫思维的歪曲评价

在认知行为治疗中,提问技术的运用非常广泛,主要是针对那些已经被病人知道了答案的问题(但病人不清楚自己知道答案)进行提问,包括六种形式:

● 概念澄清式提问,如:这确切的意思是什么?

● 对探索假设的提问方式,动摇病人所坚信的想法和假设。如:对此问题还有其他的可能吗?

● 探究病人对某件事看似合理的解释和理由,因为病人通常不经过仔细考虑就会得出结论。如: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觉得这个理由充分吗?可以连续问“为什么……”

● 提问病人的观点。大多数病人的推断是在个人特定的角度下产生的,所以,要针对性地问一些问题,提供其他正确有效的观点。如:是否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这件事情?你觉得这个合理吗?在这件事情上有没有其他的解释?

● 探索结果,即根据已有逻辑推测将会发生什么。如问:如果这样对你意味着什么?

● 反问病人,运用他们自己的问题去质疑他们的观点。如:你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这个问题的意思是……

针对李霞这个病人,首先进行“掐死他”这一闯入性思维的正常化,同时,进行观念与行动区别的分析,并探讨这种想法变成行动的概率如何?通过事实或行为检验,逐步动摇病人对这一闯入性想法的错误评价和看法,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对于强迫障碍病人的认知行为治疗技术,远不止上面提到的这些,临床上经常使用的还有暴露与仪式行为阻止,帮助病人发展新的适应性自动思维和认知评价等,这些治疗技术都能有效地减轻病人的焦虑水平,减少他们的仪式行为。在治疗后期,对病人在未来可能会出现复发和反跳的现象,如睡眠变差、与同事或家人发生冲突、感觉无法胜任工作或学习的压力、出现抑郁情绪等进行识别和应对技能的指导与训练,以减少疾病的反复和复发。

  

(文来自:李占江改变观念:走出强迫的泥潭 [J]. 心理与健康杂志, 2012,04:12-14.

抱歉!评论已关闭.

×